现在的位置:首页 → 灯心文集第十七期→ 韶光易逝→ 我思故青春在
我思故青春在
发表日期: 2017-12-19 作者:数学学院1407 李伟华 阅读:746

青春年华易逝,可繁华之景常驻你我之心,唱青春阙歌,抒深深情丝。

存在这一不争的事实,令我深深感到迷惑。

灰蓝色的云层里,依稀传出极渺茫的歌声。那空气中纯澈的水汽,草木带露的叶尖,花香凝结出浓白的烟霭。蔷薇绽开在清凉的傍晚,夜风撩拨思弦,夜莺在荆棘丛里动人地唱着,唱那月华的凋谢。在谁人的梦魂里,泪水洇透了指尖,颊边的吻痕,那抹摄人心魄的玫红色,渐渐地变淡、变浅。诗人,或许只是个远方的行者、深夜里的未眠人,将它雕刻在字里行间。这瞬间,便成为永恒的诗篇。

雨落的痕迹沾染了足尖,软泥上浅踏的印痕,潮湿在心间蔓延。当清风拂过泪痕未干的面颊,这一刻,你想你确乎存在于世间。以一种怎样的姿态?欢愉是他们的,我只有缄默而已。

砖缝中的青苔,颤抖的指尖。你看到了吗?褐色的瓦片,堆叠出千秋的残卷,从彩绘的窗里望去,空洞乏味的世界。爬山虎若即若离地揽上塔尖,天光乍现,卵石路上的浅水洼里,倒映出最初的祈愿。石楠的叶坠落在纯白色裙摆间,染出第一缕盛夏的缠绵。杜鹃鸟停歇,天青的梧桐嫩枝间。神圣的歌曲回荡耳边,忏悔的罪过得到宽恕,赞美他的仁爱与疯癫。漫无边际在长廊中穿行,圣母画像上镶嵌的金线。画家用笔渲染出天真庄严,揉碎在纷乱的油彩间。这瞬间,定格为永远的画面。

银质的信物紧握在掌心,第几个十字画在胸前。值得怀疑的是那本古旧的书、还是你自己深重的不洁。当你再次许下祈愿,祈求的是上帝的垂怜,坠落的是卑微的残念。葆有着明日,而忘却了时间。

骤雨初晴,而晚霞格外明艳,像那醉酒之人酡红的面庞。唱一支歌吧,将旋律谱给电线杆上的麻雀。雨所催生出的翠色,是那样新鲜,仿佛刚在染缸里浸过似的。然而是鲜活的,像是树叶边缘那蜗牛啃食过的地方,留下一连串圆圆的小洞。又像那蚯蚓在湿泥里埋头苦干,在地面隆起一座小小的土丘。走一步、跨过一阶石板,并不感到烦躁或焦急。叶尖的水滴滑落在额头,凉凉的。

听见孩子们笑着闹着跑过,朝水坑里面蹦去。水花飞溅,泥点落满白衬衣。恍惚间,你仿佛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身影。看那蜻蜓低回,透明翅膀里反映出璀璨的光亮,你忽然又想起了童年时爱唱的那支曲,依约记得最末的两句:“停歇在那竹竿边上,是那红蜻蜓。”似乎是和谁一起唱过这首歌吧,努力回想,记忆却总无情地断片。随着年岁变迁,遗忘了的那些,终究也将成为永远。

存在,依他们所说,总归是合理的。为了什么?为看那仇敌们狰狞破碎的嘴脸,为见证理想的诞生与幻灭,为停驻于尘世间消磨这一个个无关痛痒的日日夜夜?倘若如此,人生苦短就好像一句荒谬的诫言。自相矛盾之处在于,苦痛总是何其漫长。

若你将心事收敛,在黎明之前,许下奇异的誓言。愿为飞蛾,向死而活,一生短暂却光明磊落。除却你自己,无人知晓你曾在这世间茫然游走过。在晴日里晕眩,也在阴雨中放歌。有多少人曾问起你的名字,而你的回答是,它早已飘散在风里。和许多人一样,你只是茫茫天宇间,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行者、一个步履匆匆的过客。你有你的诗与远方,有时又会将一切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念想。

就这样行走着,享受着,也记录着生活。就这样行走着,东隅已逝,我们的青春虽然已经逝去,但它并未离我们远去,而是变成了不可磨灭的回忆深深扎根在我们心灵最底处,陪伴着我们的一生。


联系我们| 网站手机版| 网站统计 | Powered by davis
更新维护:爱心服务社网络部| 地址: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 爱心服务社微博 社团微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1997-2019 [爱心服务社] 粤ICP备10087397号-3 爱心服务社微信 社团微信 爱心服务社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