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首页 → 灯心文集第八期→ 亲情暖意→ 如此的爱
如此的爱
发表日期: 2009-04-03 作者:051班 张  贝 阅读:1584
     又一次回到家,熟悉的山,熟悉的人,稔熟的山山沟沟的名字和记忆中的乳名,一切的一切真实呈现在我眼前,回响在我耳边,而不再是那孤独的梦里。
     吃过早饭,母亲反复嘱咐要去看看街坊邻居,人啊,忘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忘本……
     我应着出了门,心里脑里闪出一个影子,脚也跟着不由自主地朝那个方向走去。 
     推开腐旧的篱笆门,一个伛偻的身影靠在鸡栏边,我迟疑了一下,喊道:“伯娘!”老太太转过身,惘然地看了我一会儿随即笑了:“孩子啊,什么时候回家的啊?”老太太拉着我进屋里:传统的八仙桌,上发条的老挂钟,毛主席的画像,还和当年一样。
伯娘还未等我坐下就唠叨开了:出嫁的女儿眼里如何没娘家,大儿子怎么不孝,小儿子如何不幸,老伴越老越不懂事……
     回到家母亲好声埋怨,说好去见见那些叔婆姨娘却大半天不见人。跟母亲提起伯娘她却叹着气摇摇头不愿多言,心里好生奇怪。
     以后在村里人的交谈中陆陆续续知道伯娘的一些情况。98年的一天,家里来了几个穿制服的人,凳子都没坐就说大哥和一宗命案有关,让他跟他们回去调查。这一“回去”就是大半年。伯娘整日眼泪鼻涕一把流,怨老天不长眼天下那么多人怎么就偏偏冤枉她儿子,她发誓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儿子,省里不行她就告到北京告到中央,让国家主席给一个公道。漫长而短暂的半年,儿子无罪释放,当然伯娘也没到北京去找国家主席,可她却成了村里的法律通,对法律知识可以脱口而出。可在此之前,她连自己的全名都念不全,村里早年的私塾老先生说这是一个奇迹。
     大哥虽然是被无罪释放回来,可伯娘心里总是忐忑不安,怕那些人再找上门,于是卖了猪换粮凑了一笔钱打发儿子儿媳出门做点小生意。小两口在深圳租了片地种菜,没多久就有了收成,小日子也过得不错,不久就把两个孩子也接去了。暑假,老太太想孙子想得紧,便要儿子把孩子送回来,但是两口子菜地里还有一堆的事忙哪里有时间,老太太主动请缨,说自己愿意去接。儿媳忙说不用接,她会把孩子送上车,家里只管去车站接就行了,老太太楞是不明白自己去接有什么不好,又安全又不耽误他们的时间,僵持中儿媳只好明着说:“妈,您要来接也可以,但是您自己的车费自个儿给。”老太太一听气得两眼发昏,血压升高,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起来,之后再也不提孙子的事。儿子儿媳也总是在过年过节忙得“忘了”给老太太打个电话问候。
     对大儿子的失望让伯娘把所有的精力转到小儿子身上。小伙子很精明,修修补补的活不用跟师傅就会了,出门跟人去闯世界楞是给老太太讨回个勤劳的外省媳妇,老太太整天笑得合不拢嘴。可是生了个女儿都是上小学了,儿媳妇的肚子始终不再有动静。老太太急了,在农村没个男丁撑门户可是个大问题,偏方子不知道吃了多少,大医院也去检查了,可没动静就是没动静。最后儿子媳妇被唠叨得烦了收拾行头出门做工了。小儿子的事还搁在心头,老伴又越老越不懂事,嗜烟嗜酒又嗜赌,给五十让他上街买点化肥,回头剩二十五,还楞是骗她肥料涨价了。
     伯娘苍老了,唠叨了,不到三更不睡觉,不是说猪还没喂就是鸡还没饱;天还没亮就起床,上山下地总能找到活干。街坊邻居劝她年纪大了身体重要,有些事让年轻人去做就行了,每每这时候她总是回一句:“我小儿子还没儿子呢!”人家弄不明白,她操不操劳跟他儿子有没儿子有什么关系,难道她不分日夜地操劳小儿子就会有儿子?我想起当年的大娘,爽朗而又热情,每每我读书回来,前脚刚进家门她后脚就跟着进来,总是有一堆好吃的,不是地里挖的就是树上摘的。
     如今望着这个熟悉的亲切的操劳的身影,我却不敢靠近,不是怕她祥林嫂般的诉苦也不是怕没法弄清她的逻辑,只是这样一个母亲,这样一种逻辑,让我觉得不知道怎么去倾听才是一个合格的听众。
联系我们| 网站手机版| 网站统计 | Powered by davis
更新维护:爱心服务社网络部| 地址: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 爱心服务社微博 社团微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1997-2020[爱心服务社] 粤ICP备10087397号-3 爱心服务社微信 社团微信 爱心服务社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