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首页 → 灯心文集第十七期→ 筑梦未来→ 浅浅的蓝
浅浅的蓝
发表日期: 2017-12-12 作者:地科1601江如爱 阅读:727


(一)

盛夏的街道上热气扑面而来,两旁的参天大树在风中摇曳,它们在这个季节又换添了一身碧绿。七色的阳光照撒下,绿叶在闪耀。此时,林苏和小伙伴许梅骑着单车,撑着遮阳伞,正在赶往云聚初级中学的路上,风吹拂着少女高高扎起马尾,白色的校服衣轻贴着她们的后背。

开学季又到来了。

      石柱砌成的老校门墙,两扇大黑铁门上雕刻着守门神兽,学校透析出阵阵历史的旧味,连林苏他爸那会儿也在这里待过。教室大都是低矮的瓦檐砖屋,狭窄的灰泥长廊边上是镂空花纹的护栏,瓦房前的泥地里两棵参天的龙眼树送来阵阵凉意。这里是初一新生聚集的教室。

   林苏凭借不错的底子进入优班,而许梅则到了次优班,林苏在二班里面看到许多熟悉的身影,到云聚初级中学就读的大多是她的小学同学,而在人群里林苏一眼就认出张梓信,那个碎浅刘海少年还是那么美好。林苏脸上泛起丝丝绯红,嘴角轻轻上扬,心想:真幸运,又与他同班了。

林苏和张梓信从小学就一直同班,他凭借聪明的脑瓜子一直稳夺第一,他会和许多人打闹,偶尔喜欢和女生斗嘴。还记得3年级那会,林苏,许梅和张梓信等人会结伴在操场、教室追逐嘻戏。那时秋风飒爽,操场上有许多落叶在风中打转,浅蓝色的天空有几朵白云在漂浮,小麻雀的叽喳声相伴着他们的欢笑声。

    小学那会儿,有一次林苏一个人单独骑车回家,身边有许多同校的小伙伴,他们你追我赶,有的三五成群漫骑于秋日的午后。林苏喜欢这时淡蓝的天空,阳光已无正午那般炎热了。她慢悠悠骑着车,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喊她:“喂,林苏。那清脆熟悉的声音——是张梓信,他刚好要去他姑姑的瓷厂里拿东西。于是,他俩就边骑行边聊天,其话题大致关于习题和考试。那天晚上林苏在梦里又重遇了今天那个温馨的画面,她想打那时起就对他有好感了。

林苏珍惜心底的那份小喜欢,每次看到张梓信内心就很开心,珍惜与他共同讨论数学题的时光,喜欢静伫从远处看他写在黑板报上清秀的字体,也会在龙眼树下看他在运动场上活跃的身姿……秋风轻吹衣摆,整个季节因为他的存在变得十分美好。

(二)

      初一下学期,踢毽子在林苏班上刮起风潮,更应该说是全校的狂热。于是校方决定趁势举行一场毽子大赛。林苏在课间时也会迅速冲到龙眼树旁的毽子圈中,单脚的来回钩踢,毽子飞舞在空中划过道道弧线,时续的笑语声荡漾在他们的青春韶华中。

毽子大赛的名单终于敲定下来了,每个班级男子组和女子组各派3名,张梓信凭借身高优势和很好的体育天赋进入了男子组。比赛那天下午,晴天万里,微风习习略拂龙眼树的嫩叶,发出沙沙的细语。林苏和同学早早就好搬凳子坐在树荫下准备观战,心里有道不尽的喜悦。

一场场精彩的比赛持续进行,狂热的加油声和裁判的口哨声此起彼伏,林苏不禁跟着沸腾起来。2班的女子组因风势不利拿了第二名,而男子组在热汗挥洒中勇夺了冠军,林苏激动地踩到凳子上眺望那个穿白色T裇的少年,午后阳光倾斜,一切美好被定格在记忆的芯片里。

比赛结束后,2班决定在周末举行party,一大桌的零食和水果、各种出其的整人游戏,十分热闹。林苏和几个文静的女生列成一排倚在玻璃窗外,看他们用面粉四处狂撒、互摸脸颊,静静地偷笑。白色的手印在张梓信麦色的脸上显得格外刺眼,当他向窗户走近时,林苏觉得那样的他特别滑稽。张梓信用手轻拍头发上的面粉,浅笑地问窗边的几个女孩:“你们不来玩吗?林苏看他那狼狈的模样不禁笑出声,她轻摆手说:“不用了,你们玩吧……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他就被袭击了,大把面粉飞洒。这一幕逗笑了窗边所有人。

(三)

      光流转,季节交替,酷热的暑假在冻西瓜和消暑汤中流逝,林苏她们也迎来了初二的课程。学习还是不愠不火地进行着,些许作业,几本杂志,一段笛曲,几场夏雨——时光轻踏小步汇成乐章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习进程,一切静静地延伸着。

林苏在放学后还是和许梅骑单车回家,许梅现在较忙碌——要经常跑到瓷场帮父母做活,和她一同回家的机会就少了。林苏的马尾在风中摇摆,脑里忽然蹦出个想法,她转头和许梅说:“我想去瓷厂遛一圈,可以吗?许梅立即点了点头,浅笑地说:“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那天她俩在分叉口就转向黄泥路,奔往瓷厂。

瓷厂黄砖墙的外面,有数只破碎的白瓷器,星星点点的白瓷片插立在黄土上显得格外刺眼,在阳光的余辉中闪耀着光芒。瓷厂里一排排削好的盖子、茶杯在晾晒、吹干,穿过几条小路就到了许梅家的工作房,许梅放下书包开始削杯,林苏则坐在一旁看着,四处张望的小眼瞄到张梓信的身影,内心禁不住雀跃起来。这间瓷厂是他爸管理的,但他爸希望他好好读书,所以很少让他到这里来帮忙。许梅边工作边告诉林苏。

许梅忙着干活,所以林苏就跑过去和张梓信聊天,当夕阳的余辉被黑夜一点点吞噬时,许梅的工作完成得也七七八八了,林苏想起是时候回家了。就在她们拉着单车要离开时,张梓信小跑着朝她们冲过来,他将手里握着的纯白小杯子送给林苏,林苏望了一眼他头角被汗水打湿的发丝,欣然地接受了并微笑地道了声谢就离开。骑车回家的路上,许梅只是用眼角轻暼了那杯子一眼,林苏知道这样的小杯子在好友眼里是一文不值的,但于她而言是十分珍贵的礼物。洁白无瑕、厚实的杯身总给人一种安然、朴实的美感,如同她的喜欢淡然、美好。

(四)

   在夕阳无限好的那个黄昏,张梓信在月季花漫放飞舞的老校舍后,轻声地问林苏对他感觉怎样。林苏错愕地点了点头。夕阳微红的柔光打洒在他们身上,染红少女的脸颊。

林苏在惊与喜中开始了这段恋情,一切还是那般淡然,只是张梓信会在无人的校道中冲她微笑,清爽温暖;他会在教室里等待林苏问完数学题然后一同漫步到龙眼树下取车,在树叶沙沙声和麻雀的欢歌中骑车回家;偶尔林苏的书桌下会有一两张匿名的明信片,上面有着娟秀的钢笔字……

他俩会在校舍的走廊上讨论题目,聊对末来的向往;会在参加竞赛返校的路上分享应试后的欢喜心情、想法;会一起为黑板报的话题而争论,收集资料……

那段时间,林苏买了一大叠彩信的鹤低,每天在上面写下一段或长或短的文字——关于学习、关于梦想、关于他,折成精巧的小信鹤并用彩色丝线串成一列挂在床边,睡前用手指打弄一下……

时光匆匆一切还是那般美好。

(五)

      初三那年学校不分优差班,将原来的班级都打乱了,林苏和许梅终于在一起了,都在2班,而张梓信去了3班,一个在4一个在5楼。他们的关系被许多东西占据了,一个楼层把一切都隔远了。

许梅告诉林苏:张梓信的妈妈病了,他每天都要帮忙照顾妈妈还要忙着备考……林苏跑神了,倚在4楼的栏杆边,在脑里浮现他削瘦的身影,内心隐隐作痛,但她仰望一下蓝天后就快步返回沉闷的教室继续刷题。

偶尔省的抽选考,他俩还会在一起聊天说题;为了复印模拟复习题时,他俩会一同各商店寻问价钱分工合作;会在楼梯拐口角偶遇时为彼此打气……一切都只是形式化的交流,时间于他们或应该说对所有的初三学子而言太珍贵了。

黑板后的倒计时不断减位直至为0。一场夏雨冲刷后,一切都成为过去,毕业了又是新的开始,每个人都踏上属于自己的另一条征程。张梓信以优异的成绩去了一中,许梅踏上社会大学,而林苏选择去了二中。

(六)

      新的朋友圈,仍旧不停的忙碌、奋斗,林苏偶尔会在骑车回家的路上看到张梓信的身影,但总是随着他父亲的车速飞闪而过,如同那段从小学持续至今10年的小爱恋那般过眼云

林苏在暑假整理书柜时看到那个纯白的小杯子,依旧那般耀眼,底下藏放的明信片经过雨季的潮湿已经泛黄,字迹也模糊不清了。但年少时浅淡的喜欢,10年前他轻声唤自己的名字那个画面,依旧是那么美好,如浅蓝的天空给予人无限的想象,就算下一秒是倾盆大雨也无法冲刷那份浅蓝的印记。


联系我们| 网站手机版| 网站统计 | Powered by davis
更新维护:爱心服务社网络部| 地址: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 爱心服务社微博 社团微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1997-2019 [爱心服务社] 粤ICP备10087397号-3 爱心服务社微信 社团微信 爱心服务社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