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首页 → 灯心文集第十六期→ 泥泞乡土→ 乡土泥泞
乡土泥泞
发表日期: 2016-11-09 作者:数学学院1406 刘燕清 阅读:1013


乡土,曾经令多少文人雅士魂牵梦绕,为多少人所向往。那静谧、悠然自乐的田园生活,为多少人所神往。今天它已离我们渐行渐远,难觅踪迹。社会的进步,经济的发展,不断地更新人们的思想、生活理念、价值观,中国土地上延续几千年的农耕文明被改革开放的浪潮所击垮。

    回想起小时候的乡土,确实令人很怀念!回想起小时候冬天的雪,确实让人很珍惜!回想起小时候的泥泞,确实让人很快乐!让我们一起来回忆小时候的乡土泥泞吧!

现在北方的初春是肮脏的,这肮脏当然缘自于我们曾经热烈赞美过的纯洁无瑕的雪。在北方漫长的冬季里,寒冷催生了一场又一场的雪,它们自天庭伸开美丽的触角,纤柔地飘落到大地上,使整个北方沉沦于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中。如果你在飞雪中行进在街头,看着枝条濡着雪绒的树,看着教堂屋顶的白雪,看着银色的无限延伸着的道路,你的内心便会洋溢着一股激情,为那无与伦比的壮丽或是苍凉。

然而春风来了。春风使积雪融化,它们在消融的过程中容颜苍老、憔悴,仿佛一个即将撒手人寰的老妇人。雪在这时候将它的两重性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,它的美丽依附于寒冷,因而它是一种静止的美、脆弱的美,当寒冷已经成为西天的落霞,和风丽日映照它们时,它的丑陋才无奈地呈现。

纯美之极的事物是没有的,因而我还是热爱雪。爱它的美丽、单纯,也爱它的脆弱和被迫的消失。当然,更热爱它们消融时给这大地制造的空前的泥泞。小巷里泥水遍布,排水沟因为融雪后污水的加入而增大流量,哗哗地响;燕子在潮湿的空气里衔着湿泥在檐下筑巢,鸡、鸭、鹅、狗将它们游荡小巷的爪印带回主人家的小院,使院子里印满无数爪形的泥印章,宛如月下松树庞大的投影;老人在走路时不小心失了手杖,那手杖被拾起时就成了泥手杖;孩子在小巷奔跑嬉闹时不慎将嘴里含着的糖掉到泥水中了,他便失神地望着那泥水呜呜地哭,而窥视到这一幕的孩子的母亲却快意地笑起来......

这是我童年时常常经历的情景,它的背景是北方的一个小山村,时间当然是泥泞不堪的早春时光了。

我热爱这种浑然天成的泥泞。

那乡土文学、那经典田园诗情画意、悠闲的农家生活一步一步地远离我们而去,那曾经魂牵梦绕的乡愁,思乡之情,有时只能在乡土文学或古诗词中寻觅,那乡`情深深地留在灵魂深处,如同浮云随游子飘荡四方,默默地关注乡土的变迁。

 


联系我们| 网站手机版| 网站统计 | Powered by davis
更新维护:爱心服务社网络部| 地址: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 爱心服务社微博 社团微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1997-2019 [爱心服务社] 粤ICP备10087397号-3 爱心服务社微信 社团微信 爱心服务社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