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首页 → 灯心文集第十五期→ 故乡泥土→ 暮色韩江
暮色韩江
发表日期: 2016-03-12 作者:地理科学与旅游学院1402班 林捷东 阅读:1298

        恍若邻家女孩身着短襦青裙,系挂着的随风飘摆的裙带,韩江波涛翻滚流淌在这万顷绿装的潮汕平原之上,娇而不弱,媚而不妖,经千年而不息。

我站在韩江边,驻足观望,宽不过三十米的江面可尽收眼底。我的韩江,不如黄河壮阔、不似洛水多情,但求可以朝观江花似火、夜赏清月临江。我爱这韩江的每一个转弯、每一波涛声、每一滴江水,她的美是母爱的美、农家的美,朴实、干净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。

历史中的韩江烟波渺渺,文思苍茫,滚滚江水哺育了潮汕平原上代代传承的子女,悠悠文化丰富了潮人的精神内涵,谓之“母亲河”。韩江是文化的河流,潮人历史源于中原,而文化始于韩公。韩愈因《论佛骨表》一文遭贬潮州,这对韩愈本人而言是不幸的,对潮汕地区而言则是大幸。韩愈历任政事八月,为潮汕人民的生活安宁和文化发展做了两件大事:驱逐了恶溪中长期危害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鳄鱼;兴办州学,发展了潮州的文教事业。韩愈对当地的文教落后的情况汲汲于心,写下了《潮州请置乡校牒》,并慧眼识人,任命“潮州唐宋八贤”之一的赵德为海阳县尉主持州学,陶范潮风。此后,潮州文化事业得以迅速发展,好学崇文的风气日盛,并享有“海滨邹鲁”的美誉,韩愈功不可没。由此,“潮州山水喜姓韩”,潮州有韩山、韩江、韩文公祠。潮汕的文化打上了“韩”的底色。自然而然地,韩江代表的不仅仅是自然的河流,同时也包括对历史文化的认可和感恩。

对于每一个生活在韩江怀抱中的潮人而言,她带来的责任和荣誉一样沉重。

可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韩江却惨遭欺侮,人类以发展为借口,恣肆妄为,她精致的脸庞被刻画出道道褶皱,身上的衣装惨遭撕扯,截流、改道、筑水库,修大坝,她娇小的身躯瑟瑟发抖,似风雨中的百合摇曳欲坠,惹人心疼。

在我的记忆中,韩江一直是美丽的代名词。朝阳清辉下,清澈的江水荡漾起耀耀的金光,迎面吹着清爽的凉风,孩子们可以在河滩上拾掇诸多横行的小沙蟹,运气好的时候,只要撒些饵料在水里,拿着密眼渔网做成的抄网一舀,准能捞上一群小虾、小蟹抑或一些金龙鱼呢,拿回家煮一煮,又是一道杂烩佳肴。四周绿荫如盖,烧烤、纳凉皆宜。可是,随着时间的变更,韩江也让我变得陌生了。江水泛黄,沙蟹、小虾消失了,江畔只有一片的黄沙,再也不是童年记忆中的乐园。只消站立片刻,放眼望去,一艘艘采砂船纵横江面,轰鸣之声不绝于耳。每次雨后,江水都可以轻易涨没所有河滩,水色黄中泛黑,孤鸟哀鸣,好不凄凉。

如果说任何人都可以去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自然,那么只有潮人不行。韩江在平原上守护了祖祖辈辈的潮汕子女,我们受到了韩江近乎所有的余荫和恩惠,现在我们恣意地去改变“母亲河”,污染她、糟蹋她。这就像一个母亲含辛茹苦地抚育孩子长大成人,年老之时,儿女们却惦记着老人的财产,记挂着老人的剩余所有,以此为人,如何为人?

暮色中的韩江是平静而宽和的。夕阳斜照下,背光一岸的树木斑驳的树影披露在江面上,依稀可见岁月的沧桑留给韩江的沟壑皱纹。像一个被孩子遗弃的老太婆,慈祥的脸庞有无尽的爱怜和失落。

远处驶来一艘沙船,低沉的排气声,若似一声无言的太息,群山的另一面的夕阳忽的燃烧出夺目的光辉,云层尽染,我站在这光芒中感受最后的温暖,朦胧泪眼里,仿佛见到一道佝偻的身影投身在如血的火焰中,直至消失了她的踪迹。


联系我们| 网站手机版| 网站统计 | Powered by davis
更新维护:爱心服务社网络部| 地址: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 爱心服务社微博 社团微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1997-2020[爱心服务社] 粤ICP备10087397号-3 爱心服务社微信 社团微信 爱心服务社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