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首页 → 灯心文集第十五期→ 故乡泥土→ 故乡的雨
故乡的雨
发表日期: 2016-03-12 作者:文学院1402班 高兰欣 阅读:1237

记忆中,故乡的雨总是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

我的家乡在绩溪,安徽宣城绩溪,一个宁静而又美丽的小县城。长江把安徽分成了南北两半,绩溪就在长江以南,而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南女子。你眼中的江南女子,或许是乘着小船,怡然自乐地采摘莲子,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”。又或是有着“丁香一样的颜色,丁香一样的芬芳,丁香一样的忧愁,在雨中哀怨,哀怨又彷徨的女孩子。可是在绩溪的雨季,街道上、巷子里的情景并不完全是这样的。

因江南梅子都在这段雨季成熟,所以人们给这雨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梅雨。“雨打黄梅头,四十五日无日头”,老一辈人总这样说。连绵不断的阴雨也给绩溪人带来了欢乐。稍大一点的孩子,不会去理睬父母的叮嘱“走慢一点,别让雨水打湿了”,他们会穿着雨靴在小巷里狂奔,“踢踏、踢踏……”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整条巷子里。有兴致的时候他们还会聚在一个小水洼旁,比比看谁踩出的水花大。“啪!哈哈,我踩的最大 !”“不行,那是因为我妈妈给我换了双雨靴,明天继续踩。”稍小一点的孩子就会被爸妈抱着去上学,大人们一手托着孩子的腰,一手打着伞,让孩子的小胳膊环着自己的脖子,毕竟是自家的娃儿,无论走多远也一点不吃劲。但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泥巴课就没了,他们喜欢坐在泥坑里堆砌自己的小城堡的感觉,也喜欢泥巴沾满衣服时妈妈满脸无奈的表情。而且他们不能和自己心仪的小伙伴一起回家了,不能在回家路上聊起今天语文老师睡午觉流口水了。他们必须乖乖地坐在位置上写作业,一直等到下班的爸爸妈妈来接他们。总有几个调皮的、爸妈有事不能来接的,下着雨他们也不怕,有伞的时候自己蹦蹦跳跳就到家了,没伞的时候随便找一个有伞的小伙伴,让他帮忙撑回家,反正绩溪也就那么大,兜一圈就到家了。高三快临考的学生家长,每天都会抱怨着这雨怎么还不停,仿佛阴雨天气会影响自己家孩子的情绪似的。但又会每天骑着车把孩子送到校门口,只是不想孩子会湿漉漉着脚在教室看书。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似乎已经到了爱美的时节,她们穿着长裙在街上结伴走着,撑着一把素色的伞,总能听见她们甜甜的笑,一点儿也不像戴望舒笔下那个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绩溪充沛的雨水浇灌了大地。站在草地上,闭上眼,仔细听一听,你能听到稀稀疏疏的小丁点儿的声音,那是泥土在品味着雨水的声音。花草树木儿也穿上了新衣,草儿树儿绿极了,花儿则像一个梨花带雨的姑娘,美极了。梅雨来临时,水涨了,河床旁农民种的菜要快点收,可是他们却不慌不忙,那么多年的耕种早让他们摸清了什么时候该收,什么时候该种。雨水过后带来沉积的淤泥才是庄稼最好的肥料。天边才刚露出熹微,采莲姑娘就开始忙碌了,精致的脸庞上眉如远山含黛。船桨在湖面上一下一下地划着,滴滴碧绿的湖水在道道纹路中荡开,轻轻摘下莲蓬,剥开,放进嘴里,香香甜甜的。

故乡的雨是清甜的,不妨张开嘴等待它的飘落。或者用盆接一盆雨水用来煮茶,这也是极好的。说到茶,不得不提绩溪的茶,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金山时雨。形如雨丝,匀齐纯净,尝一口醇厚回甘,透着一股淡淡的花香。

家乡,是圣地,安静而又祥和,是无论身在何处一直让我心心念念的地方。无论海角与天涯,大抵心安即是家。


联系我们| 网站手机版| 网站统计 | Powered by davis
更新维护:爱心服务社网络部| 地址:广东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 爱心服务社微博 社团微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1997-2020[爱心服务社] 粤ICP备10087397号-3 爱心服务社微信 社团微信 爱心服务社微信